楔子

生于江南,死于北邙。

明微站在山下酒铺,遥望堆琼砌玉的邙山。

洛邑之北的邙山,是历代帝王归葬之处。从这里望过去,每道起伏的山峦,都葬着一位名留青史的帝王。

名符其实的群龙盘踞之地。

“姑娘,这雪最起码要下十来天,您要上山,怎么也得等两个月后,那时雪化了,才有路呢!”酒铺的老板娘对她说。

明微摇头:“两个月后,就迟了。”

老板娘还要再劝,却听老板重重咳了声,递过来一个微妙的眼神,便吞下剩余的话,知趣地退开了。

明微摇头一笑,心知肚明。

天下越来越乱,平民百姓想活下去千难万难。邙山有着数不尽的帝王将相陵墓,有些人就铤而走险。

这间酒铺,位于邙山山脚,想进山的人都会过来歇脚。

现下铺子里住的人,十有八九说不清来历,说是贼窝也不为过。

老板想必把她当成了其中之一。

她当然不是,但她来此的目的,亦不可为外人道。

天下大乱,妖孽尽出。自从十年前,北胡入侵,先灭齐再吞楚,山河沦落,一派地狱景象。

十年时间,师父多方奔走,终究无力回天。

师父死后,明微翻找他的手记,发现他早年曾在邙山留下一套天行大阵。她多方打听,遍找典籍,终于寻到了逆转之法。

她回想昨夜所观星象。

紫微隐匿,正曜黯淡,辅曜四散,离乱之象已经持续了十年。

但在近日,众星之力会有轻微的回升。

到时,以天上星宿之力,再借地下群龙之威,催动天行大阵,她就能抓住那个改变天下运势的机会,同时改变师父的命运。

想到师父,明微摩挲着腰间木牌。

下一次星力回升,是百年之后,她等不到。而且师父死后,她一直被仇家追杀,现下还有伤在身,若是拖延下去,恐怕仇家会追查到她的行踪。

所以,这是惟一的机会,她不能放弃!

明日,明日她必须要上山!

或许是老天垂怜,第二日,雪竟然小了。

昨日搓绵扯絮纷纷扬扬,今日只有零零落落星星点点。

明微接过老板娘递来的手炉和食水,低头称谢。

老板娘笑道:“姑娘小心些,雪还下着,路滑得很。千万不要大声说话,若是雪崩了,神仙都救不了。”

“谨记忠告。”

明微出了酒铺,沿着雪路上山。

她一出门,楼上几间客房同时开了,数个持刀拿剑的大汉疾步下楼。

“大哥,她上山了!”

为首的独眼,满脸凶相:“走!追上去!”

说话的小弟迟疑:“雪这么大,太险了吧?”

看着明微消失的山路,他露出充满恶意的笑:“看到她腰间的牌子没有?那是镇魂牌,也就是命师令符。知道什么是命师吧?”

“天下玄士之首,方为命师。”这小弟犹犹豫豫,“大哥,咱们惹不起吧?”

“屁!”独眼一巴掌扇过去,“天冷成这样,她来了几天,却滴酒不沾,还每天喝药,不是病就是伤!再说,她才多大年纪,能有多少功力,江湖上都没听过名号,定是上代命师刚刚选定的传人。咱们要是拿到镇魂牌,就能号令天下玄士!”

一番话说得小弟们热血沸腾。要是能号令天下玄士,那他们还用每天挖空心思想着怎么

本章未完,点击“下一页”继续阅读